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作者: 时间:2020-07-22A与生活976人已围观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1642 年东印度公司攻打鸡笼时,淡水、鸡笼的原住民并未反抗。1644 年上尉 Pieter Boon 率 225 人北上,主要想征服噶玛兰社。他们还带着淡水、鸡笼住民随行,并派他们去向噶玛兰社居民招降,要周遭村社来归顺,并缴纳年贡。对于不愿臣服的村社则以武力讨伐之,焚燬村社。10 月初结束兰阳平原的征伐,大部分村社均归顺。之后,Pieter Boon 回鸡笼整顿,然后沿着南崁、竹堑、中港、房里、吞霄到魍港后乘船回大员。他一路对没有顺从的村社征伐,竹堑、大湳、房里均再度归顺,缴纳年贡。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因为没有在噶玛兰驻兵,加上荷兰人在淡水、鸡笼的驻军一向不足,军官也很少,所以一直用商务员来统治这里。最初在淡水、鸡笼两地各只有 30 到 40 名士兵。1646 年,淡水 51 名、鸡笼 41 名士兵。1659 年总数为 104 人。许多人又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如果要去鎭压原住民,必须等到大员派援兵来。因此,对于淡水、噶玛兰等地原住民的征伐,就如同 1620 年代对台湾西南路原住民征伐相似,缺少主要的兵力,原住民经常叛乱。1645、1646 年,淡水、噶玛兰等地只有少数村社愿缴年贡。比较偏远的噶玛兰村社经常相互仇杀,荷兰人的部队到达时,就接受荷兰人的协调。部队离开后又相互攻击,不照荷兰人的方式,反而照他们古老方式斗争下去。荷兰人无法派军队鎭压。许多村社对于应缴的年贡也经常拖迟不交。大约从 1646 年起,就不理会荷兰人。1651 年 7 月,新那罕社的噶玛兰人掠夺金包里人送交的稻米、鹿皮,杀死翻译。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至于淡水、南崁、竹堑、崩山等地区,也因为荷兰人兵力不足,不但村社经常互斗,而且还叛乱。1646 年 5 月 28 日荷兰人再度对淡水、竹堑社征伐。商务员 Gabriel Happart 带着士兵征伐队前往淡水,加上淡水原有兵力的支援,一共 130 名士兵。船只先到淡水,然后由淡水出发到南崁(Parricoutchie、Parrikoutsij、Parricoutse),处理南崁社与竹堑社以及更南的大肚社斗杀问题。结果因沿途的溪流暴涨无法前进,加上人员生病、缺粮等情况。等到河水稍退时,部队撤回淡水,征伐一事无成。Happart 先回鸡笼,大员则派士官 Casman 带兵到竹堑驻扎。8月士官 Casman 回大员报吿说,竹堑村社仍不肯听话,显然不动用武力不行。另外他也提到叫原住民长途搬运贡税,对原住民是一大负担。翌年 1647 年 2 月 Casman 任掌旗官,由大员带兵到淡水,先调节淡水附近村社的冲突。再调解南崁、Goudt 与竹堑社的冲突,以他们传统方式,被砍杀的人每人赔偿 3 支珊瑚。但和平没几天,竹堑社人又计画去攻击未缔合约的龟仑人。因为龟仑人未与荷兰人缔结和约,所以让竹堑社的人去攻击,只是吿诫他们以后不可以。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1654 年大员要注意郑成功是否会攻打台湾,一直无法派出足够的兵力到淡水,淡水地区各村社长期动乱。首先,1654 年淡水主管 Thomas Iperen 要求淡水南方附近的几个村社八里坌(Parigon、Perragon)、Sinanny、Mattatas、南崁,因为犯错,处罚要送米到淡水城砦,同时每週带两只猎物到该城砦出售。但因该地的翻译经常趁机勒索,引起林仔社的不满,1655 年9 月 12 日他们抢夺从淡水往鸡笼因为遇风搁浅的平底船。此外,他们不但拒绝 Thomas Iperen要求送米以及猎物到淡水城砦,还杀了 4 名荷兰人。因为害怕荷兰人的惩罚,他们决定脱离公司的附属,并煽动 Pillien、Rappen、林仔社3个村社一起对抗荷兰人。于是淡水河南、北两岸均反抗公司。有一天夜里,他们到淡水城砦附近荷兰人保护下的汉人聚落放火,又对城砦发动攻击。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另外,1655 年大甲溪附近的村社头人谋杀 Dockedockel 社的妇女。一片动乱,荷兰人无法派出兵力鎭压,称之为「邪恶的竹堑社」、「不忠的八里坌」、「兇狠的南崁」。

1656 年动乱继续延续,荷兰人说那些叛徒相当顽强,封闭道路,让汉人无法送鹿肉给荷兰军队,也威胁马赛人不得提供任何东西给荷兰人。而八里坌、南崁经常去抢夺海边的渔民,并将他们赶走。Pillien、Rappan、林仔社更嚣张,杀死3个汉人,多人重伤,杀死许多牲畜,让马赛人不敢供应东西给他们。Thomas Iperen 希望公司能派出 40 人军队加上 200-300 名可信赖的原住民。但是公司无法派出足够的军力,根本无法鎭压当地住民。1657 年 3 月八里坌与竹堑社邀请比较亲荷兰的 Dockodckol 社进行和平聚会。但利用 Dockockol 人喝醉时,八里坌与竹堑社攻击他们,造成 40 名男女死亡。荷兰人虽然认为竹堑社以及大肚山那边的人很可恶,但是,现在去报复 Dockedockol 社人被杀的事情,武力还不够。等到北风季节,有增加兵援到达,才有能力将他们打败。

3 年来淡水主管不断写信到大员控诉,说淡水、竹堑的村社极力反抗荷兰人,我们的兵力不足,未能报复,希望大员能够增援。荷兰人决定今年 8 月底从这里派出 240 名士兵以及 60 名水手,由 Scheedel 指挥,队长 Pedel 带队,商务员 Iperen 担任政务谘询。对竹堑、八里坌、麻少翁(Kimsussau)、林仔、锡板(Kakkerlak)、南崁、Mattattas,对他们声明,将上山者以及主要行兇者交出,否则他们全体将被打死。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

1657 年 9 月 10 日由地方官(Landrost)Freederick Scheedel 率领 240 名士兵、60 水手,共300 名,每名都带 40 天军需品,由大员出发。Scheedel、Thomas Pedel 为队长,14 日到淡水城砦。淡水政务员 Boons 召集各区长老,包含友善与不友善的部落。除了淡水河北岸Pillion、Rappan、林仔社之外,都出席。荷兰人第二次召集,他们仍不来。他们说不怕荷兰人,且準备弓箭等待。荷兰人带兵攻击。

但他们躱在陡峭的森林,难以攻击。上山时 3 人被射死、10 人受伤,终于在一个平坡打跑那些敌人,烧毁他们的田野作物以及住屋。

1657 年 9 月 20 日,再由队长 Pedel 率领 120 名士兵,20 名水手,攻击靠近城砦稍北的林仔社,也烧毁村社田野,将叛乱的主脑杀掉,斩首示众。之后,叫淡水河另岸的八里坌、南崁社前来。八里坌拒绝,但南崁社立刻前来,并交出杀死荷兰人的兇手。28、29 日荷兰人进攻八里坌社,并将村社烧毁。南崁社虽然欢迎荷兰人,但是拒绝卖食物,拒绝帮荷兰人背行李以及生病的士兵。荷兰人放火烧掉他们的村社之后,他们表示顺服,要求不要烧毁他们的稻穀。荷兰人从淡水往南征伐,到竹堑约 9 天,大约有 30-40 人生病,最严重的需要 4 人来扶。经过此次征伐,淡水、竹堑、大甲地区比较顺服,少听到反抗荷兰人的事情。但是,郑成功的军队来时,这些村社仍然保有强大的反抗力量。

本文摘自《典藏台湾史(三)大航海时代》一书。

漠视还是反抗?看鸡笼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对荷兰征伐典藏台湾史(三)大航海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