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报告称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

作者: 时间:2020-08-13A与生活401人已围观

CNN:报告称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
大卫•乔高(右二)、大卫•麦塔斯(右三)和葛特曼(右一)最新报告的新闻发布会。

(看中国记者许家栋编译)据美国CNN报道,一份新报告称,中共仍然进行着广泛、有系统地摘除囚犯器官,那些异议人士被以强摘器官的方式进行谋杀。

这份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整理的报告,公开报道了来自中国各地医院声称的器官移植数字,这个数字与中国各地一些官方数字之间存在巨大差异。

该报告的作者谴责中共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共卫生系统、医生和医院串通一气。麦塔斯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共宣称,每年合法的器官移植总数是约1万人。但我们可以很容易指出,仅仅通过调查两个或三个大医院,(这个数字就)超过了中共官方的数字。”

该报告估计,每年在中国的医院里,有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据报道,数据的差值是由被处决死刑犯和许多因宗教或政治信仰而成为良心犯的人所填补的。中共并没有报告其处决的总人数,这被认为是一个秘密。

器官移植数量比中共报道数字多出几十万例

该报告的调查结果与中共说法形成鲜明对比。中共声称,自2015年开始,中国从几乎完全依靠从囚犯身上获取器官已经转变成“亚洲最大的自愿捐赠器官系统”。

据报道,成千上万的人在中国被秘密处决,他们的器官由于用于移植手术而被摘取。

那幺,是什幺人在惨遭杀害呢?报告作者说,主要是被关押的宗教人士和少数民族,包括维吾尔族、藏族、地下教会和法轮功修炼者。

尽管很多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是保密的,但中共官方数字显示,2,766名志愿者在2015年捐赠器官,有7,785个大型器官被摘取。

该报告论述道,中共官方数字显示每年移植手术的数量达到10,000左右例。报告作者在公开发布的声明中指出,中国各地医院发布的记录声称,他们每年进行几千次移植手术。医生个人的官方传记和访谈中声称,在其职业生涯中都进行了上千例的移植手术。

作者写道:“把此(报告)中屈指可数的医院简单地加起来,很容易就算出年移植量的数字远远超过10,000例。”

据中共官方统计,在中国有超过100家医院获准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这份报告指出,作者已经“核查和确认了712家进行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的医院。”作者还声称,实际移植的数量可能比中共报道数字多出几十万例。

中共虐杀法轮功学员活摘他们的器官

该报告称,中共官方器官移植数据的明显差距被良心犯所填补。

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称,自从中共政府在1999年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任意拘留”。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研究员玛雅•王(Maya Wang)说:“(中共)政府认为法轮功威胁其权力,一直拘留、监禁和折磨法轮功修炼者。”

这份报告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验血和体检。报告作者声称,这些测试结果被放入一个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进行的这幺快。

这种大规模的器官供应服务惠及了医院和医生,使这一行业成为一个不断增长的行业。

目前“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U.S.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定于本周四听取报告作者的证词。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前主席、代表伊莱亚娜•罗斯-莱赫蒂宁(Ileana Ros-Lehtinen)在网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中共对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一直延续着一些也许是最可怕和令人震惊的侵犯人权行为,但对于这些弊端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批评,更不用说制裁。(中共)政权这种残忍和不人道的掠夺个人自由,把他们投入劳教所或监狱,然后处决他们,并摘取其器官用于移植的做法是无法令人理解的,必须引起公众们的普遍反对,并无条件加以结束。”

中共的所谓承诺只是语义上的把戏

几十年来,中共官员极力否认他们摘取囚犯的器官,终于在2005年,中共官员承认,这种做法的确发生了,并承诺进行改革。

然而在五年后,“中国器官捐献委员会”(China Organ Donation Committee)主任黄洁夫告诉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说,超过90%的移植器官仍然是来自于死刑犯。

据“全球死刑”组织(Death Penalty Worldwide)统计,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数量比世界其它国家加在一起的都要多,在2014年至少就有2400人。而中国官方数字没有被报道出来。

2014年年底,中共宣布将转换到一个完全基于自愿的器官捐赠系统。

鉴于2012年到2013年期间,只有约1400人签署了捐赠协议(相比之下,每年有超过3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

医学杂志《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简称BMJ)称,2014年的这份公告没有法律效力。

德国“美茵茨大学”(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的李会革(Li Huige,音译)教授在最近欧洲议会委托撰写的一份报告中说,逐步取消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只是一个“语义上的把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