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语专题:东安小学的多元族群风景 台湾学童抢学新住民语

作者: 时间:2020-07-13T绿生活483人已围观

新住民语专题:东安小学的多元族群风景 台湾学童抢学新住民语

位于都会边陲的桃园市东安国小,校内学生有 20 多种族群,将近 2 成是新住民子女、 2 成是原住民。学生乐于学习多元文化,即便父母亲都是台湾人的学生,也抢着学新住民语。

走进东安国小,立即会被校园内各式各样的彩绘、装饰给吸引,穿堂通往二楼最显眼的楼梯墙上,毛茸茸的熊海报神态各异,每只都穿着不同国家的传统服饰,从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到泰国、缅甸、日本,逗趣可爱的模样,不只深受学童喜爱,教师、访客们经过,也都会忍不住看几眼。

然而,过去的东安国小,并不是这样的景象,还曾面临学生外流的危机。

校长黄木姻回想 7 年前初到这里,发现报到率不够高,部分在地家长不愿把孩子送到东安。一问才知道,许多人觉得这学校的新住民、原住民太多了,社经背景较好的家长,宁可把孩子送到市区学校。

东安国小位于平镇、八德、龙潭、大溪的交界地带,早年曾是眷区,因此留有很多外省族群,不少人娶了东南亚老婆。后来随着都市发展,这儿租金便宜,吸引不少到城市打工的人居住,各族的原住民、华侨子女、移工在此落地生根。

「我们学校有超过 20 种族群,全校 750 名学生,有近 130 名新住民,另外还有 130 名原住民。」黄木姻对校园数据倒背如流,别人认为棘手的状况,在她眼中却是发展校园独特特色的契机。

目前东安国小正式开设越南语、印尼语的混龄语言课程,也不定期开设其他种言语的文化体验课程。

7 年前,东安国小就开始推动多元文化教育,鼓励学童学习越南语、印尼语等。那时台湾的新住民政策还在萌芽阶段,包括黄木姻在内,根本不可能知道有一天,课纲会将新住民语纳入国小的必选课程。

黄木姻表示,学校的文化很多元,但要如何让孩子「察觉」多元文化,才是教育体系要思考的。如果没有透过课程、情境规划、活动引导,就无法让学生发现自身的文化优势,为自己的文化骄傲,也无法拓展孩子的视野,丰富文化视角。

「可以不喜欢,但一定要尊重」是东安国小文化课程的準则。黄木姻说,每个孩子都有个人好恶,可能不懂为何要包头巾、不喜欢咖哩的味道、讨厌食物加鱼露,但必须尊重每个文化的特色。

东安国小的教师会耐心分析各种文化背后的成因。例如缅甸人很爱穿夹脚拖,是因为当地有很长的雨季,穿拖鞋比较快乾。加上缅甸人经常要进入寺庙,鞋子经常穿穿脱脱,夹脚拖最为方便。

目前就读东安国小的姊妹陈沛芹、陈玥恩,父母都是台湾人。妹妹陈玥恩学习越南语,因为她觉得越南很有趣,向男老师、女老师问好都有不同的说法。姊姊陈沛芹则学印尼语,因为她觉得印尼菜酸酸甜甜很好吃,还打趣地说:「妹妹不想跟我同班,才选越南语。」

其实两姊妹会乐于学习东南亚语言,在于母亲工作场所有许多越南、印尼籍同事,她们学的话都能在日常生活中用到。

另一对姊妹吴蕙伶、吴俐陵,父母都来自越南,她们刚来台湾一年,一面参与华语补救教学,同时也在越南语课担任小老师。

吴家姊妹们说,父亲知道学校有开越南语课后,非常高兴,鼓励她们多多了解越南文化。老师在课堂上经常请她们分享越南经验,也让两人很有成就感。

东安国小越南语教师黄越红说:「我们不只教语言,也教文化。」

东南亚语课程不能总是老师教、学生听,每堂课都要设计一些游戏,提起学生的兴趣,有时黄越红会把食物带到教室内分享,有时她会穿着白色贴身的「奥黛(越南国服)」上课,有时则会介绍岘港的热门景点,「最重要的是新鲜感。」

「在越南,不是每个人都有办法读大学。」黄越红当初嫁来台湾,开始学习华语,是为了可以当导游贴补家用,从没想到有一天能考取新住民语言教学支援人员,走进台湾的国小当老师。

她说,台湾的教育很特别,孩子不能打、不能骂,教学要引起学生兴趣,这些都是需要不断学习的专业。如今她正在大学进修,希望能拿到学位。

来自缅甸的黄双芝,在桃园卖破酥包享誉盛名,她也经常参与学校的语言教学活动,分享缅甸生活经验。黄双芝幽默地说,她在台湾学到的教学模式,和缅甸很不一样,不太强调灌输,而要以孩子为主,上课要想办法让学生有兴趣,「老师真的需要很努力。」

黄双芝表示,来台湾最不习惯的是「时间观念」,缅甸人看时间很有「弹性」,台湾的学校则是一切以时间为主,要跟时间赛跑。她建议台湾人在学语言时,不要有刻板印象,家长如果能跟孩子一样,多一些了解,会知道学东南亚语会很有优势。

相关文章